“1450”嘲笑我们献歌给共产党是“舔人民币”,无知!

浏览:369   发布时间: 09月21日

近几年,民进党出于政治私利,在台湾岛内不断煽动“反中仇中”情绪,为此两岸民间对立情绪加剧,两岸正常交流也遭阻挠破坏。

土生土长的台湾人陈竹音,自台大日语系毕业后曾先后在台湾、香港发展过一段时间,后因拍戏机缘在大陆生活数月,收获不少惊喜。而她对大陆的认识与思考,也随着生活的转向,经历了一次次奇妙的转折。

在聊完武师工作之后,观察者网继续和陈竹音聊起了她的人生经历及两岸交流问题。

·从台湾、香港到大陆

观察者网:我们先来回顾一下你的成长历程。从台湾到日本、香港,如今再到大陆,你对大陆的认知是否一直在变?

陈竹音:我比较幸运,小时候接受的都还是国民党的教育,所以中国的历史、地理还有中华传统文化《论语》《孟子》等经典,我们都是要念、要背的。我记得我那时候要背“东北有三宝:人参、貂皮、乌拉草”之类,背得很辛苦。

台湾整个社会受西方的文化潮流冲击,且自身也遗留了不少日本文化,而我自己进行了很多中华文化方面的学习,所以我觉得这个根一直留在我的心里,这是一个原点。

中学时期照片(作者供图)

不管是大陆还是台湾,大家都是升学主义上来的。我到读大学的时候,突然间就有一种很深刻的感受——为什么我的同学都崇洋媚外?为什么她们特别喜欢交白人男友,并为此沾沾自喜?那时候,我的思想开始有一点萌芽。

因为就读台大日文系,所以能领奖学金去日本东京当交换生。在那段时间里,我逐渐体会到什么是所谓“亚细亚孤儿”,感受到台湾人那种失落的家国情怀。

回到台湾之后,我开始更主动了解一些国际形势。那时我看到一本书,分析美国到底是霸权国家还是海盗国家,读完后突然间有一种惊醒的感觉。因为小时候我们的父母常说“长大后要去美国留学哦”,好像那是一种价值、是一种潮流,仿佛美国就是我们台湾人的归宿。在我成长的过程中,这种文化认知很强烈。后来我意识到,那是一种文化入侵。

比如,美国利用电影宣传他们是世界的警察,是正义的使者。可是据我长大后的观察,实际上不是这么一回事。不管是在伊拉克、利比亚,还是对叙利亚、伊朗,他们做的很多事情都不属于所谓的正义。

之后我到香港发展,刚好遇到修例风波。一开始我也不了解,就好奇为什么那么多香港人站出来。但慢慢观察后就发现,原来有媒体等团体一直在带头操弄“反中”情绪。之后我就慢慢体悟到,东西方世界的对立是确实存在的,而台湾和香港正处在风口浪尖上。

2018年,我趁着拍戏的机会,在大陆深圳住了几个月,突然发现深圳好棒啊,环境很好,大陆人还都很友善朴实,我们剧组的大陆人也都对我们很好。而在香港,我讲普通话,就会被凶、被骂,走在路上常常能感受到一种特别强的负能量。之前我没有机会接触大陆,一接触之后,感觉很好,然后我就决定要来大陆生活。

我在去年9月来大陆生活后,被大陆的防疫工作感动,在接受隔离期间通过工作人员的分享了解到大陆在很多方面真的做得很好,把疫情控制住,让民众能够好好生活、工作,这是我在台湾及西方世界看不到的。

同样面对新冠疫情,美国如今有4000多万人感染,死亡人数逾60万。而在疫情爆发后不到一年内,有数据统计,美国亿万富翁的财富飙升近40%,全美660位亿万富翁拥有的4.1万亿美元财富,比美国收入最底层50%的人口拥有的财富总额还多2/3。当时我看到这资讯的时候,觉得很不可思议。

那时我对我以前受过的教育及被灌输的观念做了一个很深入的反思——西方所说的普世价值,到底是不是真理?后来我认为并不是。

不管在台湾还是在欧洲,不管是英国脱欧闹剧还是法国的黄背心革命,我都看不见西式民主真的有在解决问题;相反,它让台湾的社会风气更混乱、更对立、出现更多仇恨。现在在台湾,基本上政治立场不同,就做不了朋友。而我来大陆后,好像回到我小时候的家——那时的台湾风气还比较淳朴,大家很友善,一起为了过幸福的日子而努力。

慢慢地,我就深刻体会到,让人民过上好日子,才是真的民主;而西式民主将台湾人洗脑后,让台湾人丧失了家国情怀,让台湾成为了一个“失根的孤儿”。

观察者网:可不可以理解成,你来大陆发展,接触到的现实与你之前了解的很不一样,给了你很多惊喜,所以有了更多想要去探索、去了解的欲望?之前你对大陆的印象是怎样的?

陈竹音:是的。我的祖籍商朝时在河南颍川,后来迁居到福建漳州,我在台湾已是第八代了。所以可以说我是典型的在台湾土生土长的孩子。后来在香港发展了五年,中间一直没有机会在大陆生活。

因为拍戏的关系,真的来到大陆之后,我就发现我不了解大陆的发展史,那时还不明白为什么大陆现在方方面面——从疫情防控到高铁、手机里的便民措施等等——都可以做得这么好。甚至我去云南或一些偏远地区拍戏,看到那些少数民族也都过得非常好。可见,脱贫攻坚不是口号,国家真的有一直在做,这也让我更想要去了解共产党做了什么,他们为什么可以做到。

美国为了成为世界霸权,到处宣扬西式民主才是普世价值,到处恐吓或污名化说共产主义是反人性的、个人不能拥有私人财产等等。台湾并没有跳脱这一视角框架,我觉得台湾如今仍是美国的“看门狗”,一直看不清事实。其实日本、欧洲也一样,因为历史原因,且现在其领土上仍有美国的驻军,所以它们不可能很强势,不可能挑战美国的说法。

我一直认为,聪明的人,他的心胸应该是很开放的,看到别人做得好,他就会好奇,会想要去学习、去分析为什么别人做得好而自己不行。我读中共党史,里头讲“实事求是”,讲“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我觉得台湾现在已经丧失了这种精神,不断被政客所操弄。这不是台湾人民的福气。

观察者网:刚你提到对中国共产党的历史感兴趣,今年也是中共建党100周年,记得你之前和其他三位台湾艺人一起创作、合唱了《共产党万岁》,给党献礼,MV发到YouTube还遭到台湾网民的攻击。能不能聊下《共产党万岁》这部作品是怎么产生的?里面有句歌词“共产党啊,我在岛上盼回归”,很直接,那些网民对你们有哪些言论攻击?

陈竹音:这首歌是我的一个台湾统派朋友邀请我们一起唱的。那时我已在大陆生活一段时间了,看到了共产党在抗疫、改善人民生活品质方面所做的努力和成就,那时我也确信台湾只有统一才有幸福的未来,所以我就决定我们台湾统派青年要团结起来,把我们的声音发出去,让台湾同胞听见更多统派的声音——台湾现在因为媒体操弄的关系,只要你是统派,要么就把你污名化,要么就直接灭声,不让统派有机会发声。

《共产党万岁》MV截图

这首歌他们听起来会觉得很碍耳——为什么是“共产党万岁”?很多人就会批评,说我们“舔共”“舔人民币”“想红”,还嘲笑我们终于承认中共是“用‘最差武器’造最强军队”等等,很多冷嘲热讽尖酸刻薄。

我觉得他们的这些言论充分显示了他们的无知。如果他们真正有了解的话,就会知道共产党的成功绝不是偶然的,70多年来把大陆建设得这么好,这成绩全世界有目共睹。改开三四十年,逾7亿人脱贫,这是人类史上的一个伟大成就,也一定是因为共产党真正想要去改善人民生活,才有这样的成果。

确实做得好,那为什么不能长长久久地做下去?所以我觉得我们唱《共产党万岁》,一点都没错,我觉得爱就要大声唱出来。

观察者网:“用最差武器造最强军队”,这点你是怎么辩驳的?

陈竹音:国共内战时期,共产党的武器确实比国民党差,但为什么最后可以打赢国民党?因为共产党真正的武器是一直站在广大人民的立场,为人民着想,和人民一起奋斗。

我之前去过一趟陕西,那趟红色之旅囊括杨家岭和延安革命纪念馆等地;我自己也有读党史,从中看到很多故事,比如他们不会去抢人民的东西,而是会写借据,这跟国民党很不一样,也因此工人、农民才会支持共产党。习主席说过“江山就是人民,人民就是江山”,实际上共产党一直以来是真真正正在这样做。

参与红色之旅,图为在壶口瀑布前(作者供图)

我认为他们不理解,是他们的损失。因为这样一来,他们就没有办法跟上现在大陆高速发展的步伐,会慢慢被边缘化。他们在井底抱着自己的认知,而不愿意打开心胸去看、去了解、去学习,慢慢地,他们就会退步。

观察者网:我之前看过你的一些视频,你还鼓励那些“1450”们多学党史。私下聊天时,你说你在看金一南教授的《苦难辉煌》,能不能分享下,你从这本书里对中共有哪些新认识?或者说,哪些描述让你觉得是一种精神上的收获?

陈竹音:这本书里有句话让我非常感动——“真正的英雄具有那种深刻的悲剧意味,播种但不参加收获……他们历尽苦难,我们获得辉煌。”我觉得这话跟我们武师、武替的处境也还蛮像的。

我感动的是,当初这些先烈们在探寻怎么拯救中国时,面临两个选择——一个是军阀背后的帝国主义,帝国主义背后的资本主义;另一个是拯救劳苦大众的无产阶级革命,也就是社会主义道路。后者其实无比艰辛,遭受各种各样的压力,腹背受敌,甚至到今日还有各种各样的抹黑。但是他们坚守让老百姓过上幸福日子的信仰,并为此牺牲自己的青春乃至生命。

得益于他们的奉献,我们中国才可以强大起来,堂堂正正地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中国人才可以不用再去抱西方人的大腿,不用因中华民族的身份而自信心低落。我在拍《巨齿鲨》的时候,对这点深有体会。就是因为祖国强大起来,我才有可能拍《巨齿鲨》这部中美合资电影。当时,我内心非常感谢中国。

《巨齿鲨》拍摄幕后

我们为什么要学习历史?因为我们的优势、弱点都是沿着历史脉络形成的,只有通过学习历史,我们才会知道现下自己所在的这一刻是怎么来的。为什么不少台湾人有钱就移民到国外?就是因为他们失去了根。我希望可以透过了解共产党的事迹,把这个根找回来。

·两岸青年交流

观察者网:您周围有没有还没有来过大陆的朋友?

陈竹音:有。

观察者网:之前台湾媒体说大陆人吃不起榨菜、茶叶蛋、方便面,现实中你和那些朋友交流的时候,他们对于大陆、中共是怎样的认识?

陈竹音:我觉得这些梗实在是太荒谬了,还会有人信才是太可笑。我身旁的朋友,他们都知道现在大陆很强,但是他们害怕的不是大陆强不强的问题,而是害怕统一之后,自己的生活会不会被影响或是变得不自由。这是一个很深刻的问题。什么叫自由或不自由?我来大陆生活那么久,我都不觉得我不自由,相反,大陆的生活比台湾更自由更方便。

我觉得“大陆吃不吃得起茶叶蛋”已经是上一年代的梗了,现在我们要直指红心,就是我们要看到大陆政府为人民做的事情,我们要看到台湾当局因“逢中必反”而让台湾人民受的苦。

观察者网:要让他们看到什么,是一个问题;怎么让他们看到,也是一个问题。目前来过大陆的台湾人其实仅占1/3左右,而我们也能感受到,两岸青年交流目前也存在内卷和封闭的情况,大家已经形成了一个圈子。从两岸青年交流的角度,如何“破圈”影响更多台湾青年?对于有效加强两岸青年的交流,让对彼此的认识能回归理性,你有没什么想法?你自己平时有没为此做些什么?

陈竹音:第一,我觉得网络上的言论就像大海上的浪花,它不能够代表全部事实。你只有通过亲身体会,或透过你比较信任的人的分享,才能贴近事实。

尤其是民进党会特意组织“网军”操弄网络舆论,刻意制造对立、仇恨、低俗的言论,造成两岸关系极度紧张。这背后的阴谋,我们一定要知道。

不过我觉得这些都是一时迷雾,不可能永远存在。他们抵抗得越顽强,代表他们越害怕,因为台湾人民迟早有一天会发现,大陆的好、大陆的强、大陆的为人民服务是来真的。

第二,我觉得文化是一种很重要的途径。像我姐姐的儿子,他现在会跟我要手机号开通bilibili账号,他还要打大陆的电动。抖音在台湾的年轻一代中也非常流行,很多大陆剧在台湾也是热播。

先前有台军士兵在营区内用“抖音”开直播

这种文化的穿透力是没有办法防堵的,我觉得我们可以借由这些平台,借助软实力,让更愿意敞开心胸、向往更好发展的台湾人到大陆来,或至少对大陆保持着更开放的态度。

我自己也在努力通过一些视频,向台湾人民分享我在大陆的生活。我也在思考,身为一个电影人,我怎么更多地挖掘两岸关系,怎么把中共为人民做的很多事、把我们的中华文化更好地传播出去,让国际明白,而不是继续戴着有色眼镜看大陆、看中共。

我一直认为,台湾那些很“独”的声音,虽然很大声,但并不代表真的很多人这么认为,很多时候是被制造出来的假象。我自己身旁有很多亲友都开始跟我说,他们很想要统一,只是他们没有办法公开说,因为当下的台湾不给你说的机会。

观察者网:我记得你是基隆的?

陈竹音:对,我是基隆的。

观察者网:基隆这边很多老一辈是从大陆过来的,所以你身旁的亲友跟你说想要统一,有没可能是受这个氛围影响?

陈竹音:现在台湾社会在政治议题上两极分化非常严重。就像我也有朋友,因为我一直在我的脸书上分享大陆的好、统一的好,就把我拉黑了,大家连朋友都做不成。

有些东西,你没办法硬性去说服别人。我觉得我们也不需要太过急躁,现下能做的就是尽量如实地分享我们在大陆的所见所闻,让比较相信我们的台湾亲友能够听见、看见。

观察者网:然后再把这个声音慢慢拓展出来,像水波纹一样荡出去。

陈竹音:是的。而且我一直相信,大陆这边的领导可以为台湾未来的统一找到一条最适合的道路,只是时间的问题。我也一直相信,不能够统一或是统一拖得久,是台湾人民的最大损失。

来源:观察者网 采访/李泠

主营产品:压接机,包装成型机械,高频焊机,压花机,塑料焊接机械,其他塑料机械,泡罩包装机,熔接机